研修筆記|侯曉玲:學、問、思、辨、行,我們在路上
當前位置:校園短波  作者:新媒體中心  來源:微信公眾號sxxzsyzx  時間:2020-01-06  點擊:



編者按

這是我校初中部教師侯曉玲在江蘇南通參加骨干教師研修班,聆聽嚴清教授報告《解密南通教育》時所做筆記。
現編輯成文,現于平臺,以饗讀者。


01




嚴清,中學高級教師,南通中小學名師培養導師團導師。曾任南通市教育學會會長、南通中學副校長、南通市教科所所長、南通市教育局副局長。基礎教育研究領域寬廣,理論功底扎實,名師培養實踐豐富,對教師專業成長有較深研究。

嚴清教授在開班典禮后給我們做了第一場報告《解密南通教育》。他從南通教育取得的豐碩成果講起,從源頭講起,從教育的多個領域闡述了自己的觀點。整場報告風趣幽默,妙語連珠。聽的人跟著他的講述,心情跌宕起伏,時而慷慨激昂,時而低沉悲哀;時而會心一笑,時而凝神思考。晚上回到酒店,夜不成寐,感觸頗深,嚴清教授的報告妙不可言,真的用數學老師的語言難以描述,但我還是想用我拙劣的筆寫一點自己的感悟,讓自己不要忘記這次意義深刻的學習。


02



第一點感悟:嚴清教授從最熱門的話題———所有家長都不想讓自己的孩子輸在起跑線上說起。那何為教育的起跑線,不算幼兒園,起跑線是小學,終點是高考。大家算一算,小學六年,初高中六年,十二年的基礎教育,大家認為把基礎教育比做跑步的話,大家認為是“百米賽跑”還是“馬拉松賽跑”?我們都說肯定是“馬拉松”!嚴老師就反問我們,你見過哪個馬拉松冠軍獲得者是一開始起跑就拼命的?我們想想確實沒有。嚴老師說所以基礎教育一定要“留點學力存量,培植沖刺后勁”。小學一定要培養孩子良好的學習習慣和學習興趣;初中一定要講究“途中跑技術”——調勻呼吸,抗干擾,有定力;到了高中,必須玩命,前提是小學初中沒有透支力氣,這樣才能完成馬拉松奔跑的最后沖刺。


03



第二點感悟:講到南通教育界的領軍人物,清朝末年狀元——張謇。嚴教授問我們,知道張謇是哪一年中狀元的嗎?那一年發生了什么戰爭?我們都面面相覷,因為不了解南通歷史,都搖頭說不知道,他又繼續引導我們思考,說那一年是慈禧太后六十歲大壽,我就猜到了“甲午戰爭”,然后他又說那一年是甲午年。嚴清教授循循善誘的方法讓我們跟著他的問題一直在思考。然后他娓娓道來“甲午戰爭”發生的背景,戰況和結果。我也學過這段歷史,也看過這類電影,也許是年代久遠的原因,哪一次都不如嚴清教授這次繪聲繪色的講述更讓我震撼,更讓我身臨其境,激起我豪情萬丈的愛國熱情。

他是這么講的,他問我們“甲午戰爭”是和哪個國家打的?我們說日本啊。他說不對,我們傻眼,就是日本?怎么會不對呢?嚴清教授嚴肅的說是“小日本”,70歲的老頭兒依然那么愛憎分明,慷慨激昂。然后又問我們?知道為什么會發生“甲午戰爭”嗎?然后聲淚俱下的講述了“甲午戰爭”發生的前因后果的故事。

我晚上回酒店查閱了很多“甲午戰爭”的資料,但哪個版本都不如嚴清教授的野史講的那么簡單,直白,但正是這樣的故事才讓我們聽的熱血沸騰,油然而生了豪情萬丈的愛國情懷。

他說北洋水師本來是很厲害的海軍,只因為設備老化,準備向國外訂購一臺新式軍艦,定金已經付了,但是還有60萬兩白銀的尾款沒付清,李鴻章向清政府申請海軍經費。當時清朝皇室一天就消耗4萬兩白銀,只要縮減每天開支的一半,一個月就可以省下這筆軍費。可是清政府說沒錢,錢要緊著老佛爺過六十大壽用,于是為了慈禧太后的六十大壽,修建了豪華奢侈的頤和園,只為老佛爺一人高興。

北洋水師付不了尾款,買不成軍艦。小日本聽說后,馬上準備接手這艘軍艦,可當時小日本的GDP遠不如大清政府多,怎么辦呢?日本天皇決定一天減少一頓飯,只為節約開支,日本太后從自己做起,號召全國捐錢捐物,舉全國之力,湊足了60萬兩白銀,買回了原本北洋水師訂下的最高端的軍艦,取名“吉野號”。然后武器裝備精良的小日本發動了“甲午戰爭”。

鄧世昌帶領海軍全力奮戰,可我們的海軍三分鐘發射一顆炮彈,小日本的“吉野號”一分鐘發射三發炮彈。我們扔一顆炮彈,小日本已經扔過來九顆,九倍!最后北洋水師全軍覆沒,無一生還。“甲午戰爭”的失敗導致的直接后果是割讓中國的兩塊土地,賠款2億兩白銀。60萬兩白銀舍不得買軍艦,卻要賠給小日本2億兩,悲哀!!

嚴清教授這時候問我們,你們知道日本天皇聽到“甲午戰爭”勝利,清政府割地賠款的消息后,說的第一句話是什么嗎?我們都在想一定是振奮人心,慷慨激昂的話語。可嚴清教授卻說,天皇說:“朕,餓了”。教授風趣幽默的故事讓我們聽的愛國熱情油然而生,對清政府的奢侈,無能,不作為痛恨萬分,也為日本舉國上下的團結感到震撼,假如中國也能如此,哪還會有“甲午戰爭”,哪還有戰敗一說。

在我們正感慨的時候嚴教授話鋒一轉,又回到了最開始的問題,清朝末年的張謇就是在這一年中的狀元。看看我們現在海軍的裝備,看看中國建國“七十周年大慶”閱兵式,那真的是“厲害了,我的國”。而那時的張謇卻發出了“利,害了我的國”的感慨,然后憤而辭官,回鄉辦實業,辦教育,他認為“民智而國強”。

現在中國很多學校的前身都是當年張謇創辦的,比如“復旦大學”,“東南大學”等等,張謇一生創辦了20多個企業,370多所學校。他為中國近代民族工業的興起,為教育事業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,他是江蘇人民的驕傲,也是所有老師的楷模。


04



第三點感悟:嚴教授大膽駁斥當今教育的弊端,比如教育目標的提法“辦人民滿意的教育”,這句話就有問題,有什么問題呢?舉個例子,你們說小學是放學早點好呢?還是遲點好呢?我們都不敢說答案。他又問那何為“人民”,比如我女兒,高級知識分子,算“人民”吧,她為了我那上小學的外孫不輸在起跑線上,就希望早點放學,那她就可以有時間帶著孩子輾轉往返于什么“鋼琴班”,“游泳班”,“書法班”,“畫畫班”等等。那農民工也算“人民”,農民工就希望小學遲點放學,因為孩子放學早,他沒有時間照顧孩子,也沒錢送孩子到各種輔導班。所以不管是遲放學還是早放學,都有人民不滿意。所以不應該叫辦“人民滿意的教育”,應該叫辦“為人民負責任”的教育。

嚴教授還駁斥當今的教育改革不要瞎折騰,教育要與時俱進,不是花樣翻新,幾天一個花樣,反復折騰,不是好事。比如規定講課只準講幾分鐘,他認為這樣不科學,不符合學生的認知規律。每一節課內容不同,難易程度不同,怎么可以只限定在一個時間范圍內講解。

他的某些觀點和下午的符永平教授有點出入,但我認為那是數學中的“遠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各不同”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思想,就會有自己的觀點,這一點都不矛盾。就像蘋果有綠色的夏蘋果,也有黃色的香蕉蘋果,還有紅色的富士蘋果。不能說哪種顏色的蘋果好還是不好,適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。

嚴清教授的報告讓我聽的熱血沸騰,輾轉反側到深夜。70歲的老人有50歲的面孔,30歲的心態。他風趣幽默的報告中蘊藏著無盡的智慧和深深的愛國、愛家、愛教育的情懷。我們一定要向這樣的老前輩虛心學習,也要成為本地甚至全國的名師。讓我們砥礪前行,踏著前輩的足跡,奮勇向前,我們正在路上。




責編 | 肖庚

編輯 | 閆楓




天津11选5群